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教经典 > 蚂蚁不是好欺负的,看看被开水烫的蚂蚁群是如何报仇的

蚂蚁不是好欺负的,看看被开水烫的蚂蚁群是如何报仇的

来源:九华山圆通寺 日期:2020-11-02 10:36


image.png


1998年,我居住在东川市人民医院七十二家大院南侧一楼,我在厨房的窗台外面建了一个小花台,底层用来养鸡。因为喂养鸡的食物非常丰富,所以不久就吸引来了无数的蚂蚁,它们成群结队地入侵我的厨房,爬得到处都是,特别难清理。


我不胜其烦,对它们充满厌恶,为了消灭它们,我开始用开水去烫它们,企图将这些讨厌的入侵者或彻底灭绝,或彻底赶出我的厨房。就这样,我每天都要用开水去泼蚂蚁两至三次,如此这般,持续了约半个月的光景。


每次被我泼完开水后,那些大难不死的蚂蚁就开始了忙碌,它们逐个将罹难的同胞搬出来,堆在地面上,看起来,活像一座又一座的小坟包。


虽然死伤无数,但它们并没有因此被灭绝或驱逐出境,只是数量确实减少了不少。


我就不信我战胜不了它们!正当我决定将这持久战坚持下去之时,我做了一个可怕的恶梦:


梦里,我躺在地上就要死了,我的身体爬满了无数的蚂蚁,它们正在吞噬我的身体,我全身都被它们咬得无比剧痛,而且无力抵抗。


很奇怪,梦里还有另一个“我”在旁边观察着这一切,这个“我”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蚁群攻击,却不出手帮忙。我埋怨“他”不来帮我,但“他”却只是冷眼旁观。慢慢地,我的肌肉一点一点地被侵蚀,露出了骨头……


我醒来后,十分地惊恐。


在做这个恶梦的前两天,我的肛门开始发痒发痛,并且日益严重。不但白天难受,晚上更是痛苦得无法入眠,就好像是被烧红的钢球在烫灼一般,疼痛难忍。


我看了很多医生,我以为一定能检查到虫或细菌,我的同事们也都十分热心地帮我想办法,但检查结果让人百思不得其解:没有虫,没有细菌,根本检查不出什么原因。


image.png


检查不出病因,自然就没办法对症下药了。无奈之下,我只能病急乱投医:什么外擦内服,冷敷热敷,灌药冲洗,什么方法都尝试了,却一点效果都没有,医院里的权威医生也都束手无策。


朋友们见我日益衰败的样子,都以为我得了什么不治之症。


半个月后,外出的院长回来时,看到我这骨瘦如柴的样子,十分地不忍,就让我提前退休回家养病。


我退休后,有几位热心的佛友经常到家里来看我,给我介绍单方。


后来,来了一位出家师父,慈悲地为我讲解开示了许多道理,还送了我两本书,帮我念佛、洒净,我的病痛奇迹般地慢慢减轻了,这令我对佛法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
因为我退休了,所以有的是时间,渐渐地,我越来越爱看佛书。


深入佛法后,想起自己以前作的错事,就深深地忏悔:我曾经诽谤过佛法;曾向佛菩萨许愿要做好事,结果却没实行;小时候玩弹弓,伤害过很多小生命;现在,杀蚂蚁又欠了那么多的的命债……难怪会得怪病了。


我这一生,遭遇过好多次大难,而且在梦中,菩萨带领我参观过毛骨悚然的地狱,假如我再不断恶修善,未来铁定是要下地狱的!


现在,虽然我还不能理解,小小的蚂蚁是怎么能教训到我的?明明在吞噬我的肉体,我却看不到它们的身影。直到我开始做好事、为它们念佛回向,它们才停止了对我的围攻,也让我得以保住了老命。假如它们不原谅我,再过一个月,我必死无疑。


愿那些被我伤害的小蚂蚁们,都能早日离苦得乐!


image.png


看后感言:在六道轮回面前,众生平等,因为,我们每一道都待过,暂时得个人身,十分难得,但为人却自以为高其他物种一等,随意践踏弱者的生命,就大错特错了。


杀业重视是引发各种怪病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,而这种病往往医学是无法查出病因的,在因果面前,只要剥夺了对方的生命,反作用力是减短了自己的寿命,剥夺它们时候让它们承受的痛苦越大,反作用力回来,自己被痛苦病痛折磨就越大。


因为无知,所以作恶,因为明理,所以忏悔,再大的罪抵不过一个忏字,作恶之后,真心悔过,誓不再造,方有扭转厄运的转机。

image.png

长按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